当前位置 :主页 > 家电 >

文章查看

珠海银隆被爆拖欠货款逾10亿 曾获董明珠王健林投资
* 来源 :http://www.cqsmz.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01-17 07:09 * 浏览 :

原题目:独家| 珠海银隆被爆拖欠供应商货款逾10亿,双方各执一词

公开信息显示,自董明珠大举投资银隆一年多来,银隆的规模快捷扩张,新宣告项目的投资总额高达700亿元左右。

(1月10日,珠海思齐员工在银隆大门口打出讨债条幅)


《财经》记者韩舒淋/文马克/编纂


因获董明珠王健林等投资而申明鹊起的珠海银隆新能源股份公司近日连遭供应商上门讨债。

据《财经》记者从涉事供应商处不完整统计,银隆拖欠多家供应商货款超过10亿元,其中部门供应商已经采用诉讼手段催讨欠款。

银隆方面则对《财经》记者称,集合在公司总部分口索要欠款的供应商情况特别,存在侵权和供货质量问题,银隆正在走法律程序解决问题。

一纸诉讼牵出银隆欠款

在银隆总部凑集索要欠款的是珠海思齐电动汽车设备公司(下称珠海思齐)。珠海思齐方面提供应《财经》记者的一份应收账款统计显示,与银隆旗下的石家庄中博、珠海广通、银隆电器等多家公司签订了二十余份供货合同,供货时光从2015年6月至2017年4月,合同总金额约1.3亿元,目前只收到货款约5400万元,欠款约为7600万元。

珠海思齐是银隆的代工厂。思齐方面提供的多份采购合同显示,思齐主要为银隆供应液冷技术充电柜,此外还包含储能车、充电机、气泵等设备。合同商定在供货验收合格后30天至90天内,甲方应支付货款的95%至99%,残余1%至5%为质保金,验收合格后一年内支付,依据合同不同,验收及格后支付尾款期限和质保金比例各有不同。思齐方面绝大部分供货在2017年1月之前实现,最晚一笔订单在2017年4月送达,其统计的欠款金额均为逾期未支付的货款。

珠海思齐总经理李文红对《财经》记者表示,思齐与银隆自2014年开始即有业务往来,2016年10月之后,回款开始不迭时,最后一笔回款是2017年1月20日, 200余万元。

2017年,思齐屡次向银隆索要欠款无果。由于不再与银隆有业务往来,当年9月,思齐将银隆告上法庭,诉讼涉及的订单是珠海思齐向珠海银隆电器有限公司供应的11套储能车,合同总金额约为3千万元,思齐要求银隆电器支付剩余1775. 2万余元货款以及违约金,并要求银隆新能源公司承当连带偿清义务。

该案于2017年9月4日在珠海市金湾区国民法院立案,2017年12月15日,一审判决下达。《财经》记者失掉的法院裁判文书显示,除了在违约金盘算时间与利率方面与珠海思齐的诉讼要求有所差异之外,一审判决结果与珠海思齐的诉讼恳求基本一致,判决要求珠海银隆电器在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被告珠海思齐支付货款17752176元及违约金,银隆新能源股份公司承担补充抵偿责任。

裁判文书显示,如不遵从判决,可在判决书投递之日起十五日内递交上诉状。银隆方面已于1月8日,也就是递交上诉状期限的最后一天提出了上诉,该案目前已进入二审程序。

李文红对《财经》记者表示,公司2017年营收约为3千多万元,这一营收数据不包含与银隆的业务,而银隆拖欠货款就有7千多万,现在员工的工资还只发到2017年11月,已近年关,员工都拿不到钱回家过年。目前案件进入二审,象征着春节前将很难拿到欠款。

层层压力之下,1月10日下战书,珠海思齐30余名员工身着同一服装聚集在珠海市银隆新能源股份公司门口,拉出“我们要吃饭!咱们要生涯!请银隆还钱!;的横幅,愿望索回被欠货款。

1月11日一早,思齐方面收到珠海广通律师函,称思齐招集人导致大门被封堵,干扰了珠海广通、银隆新能源等工业园企业正常的出产运动,是守法行为,请求即时结束上述行动。当日,思齐回复律师函称,并未烦扰产业园正常生产经营,并再次表白追讨货款的诉求。

珠海思齐的署理律师对《财经》记者表示,目前案件已经进入二审程序,该案之外,其余未支付货款的合同也已经陆续起诉,其中石家庄中博充电服务公司波及欠款超过3千万元,是欠款金额最大的甲方。工商信息显示,中博充电由珠海广通100%持股,而珠海广通由珠海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100%持股。

在珠海发动诉讼之后,思齐方面向当地法院申请了财产顾全,财产保全的成果显示,被解冻的与思齐有资金往来的银隆方面银行账户余额仅为20余万元,因此,法院还封存了银隆新能源名下的9套房产。

多家供应商反映银隆拖欠

被拖欠货款的供应商不止思齐一家。

《财经》记者在珠海接触了多名反映欠款的银隆供应商,据《财经》记者直接与间接接触到的供应商方面不完全统计的信息,包括珠海思齐在内,逾期未支付的货款至少12亿元。

珠海银隆主打钛酸锂电池技术,该电池优毛病显明,其快充机能好、轮回寿命长、低温性能好,但能量密度低于磷酸铁锂、三元电池等主流电池技术,因而被以为是在公交车场景下比拟适合的技巧路线。但银隆旗下车厂供给的电动车,并非全体采用钛酸锂电池技术,亦有局部车采用磷酸铁锂电池,知情人士告知《财经》记者,2017年银隆销售的电动车中,约三分之一采取了磷酸铁锂电池。

但银隆本人并不生产磷酸铁锂电池,均为外购。《财经》记者多方获悉,目前,广州鹏辉、北京国能、深圳沃特玛、芜湖天弋是其重要的磷酸铁锂电池供应商,几家公司都存在被拖欠货款的情况,欠款金额从数千万至濒临4亿元不等。

此外,如珠海思齐一样的电池工业高低游供应商中,亦有多家公司表示存在欠款,金额从数百万元至过亿元不等。 部分被拖欠供应商代表还组建了微信群,逐日互通讯息,据《财经》记者懂得,其中大部分供应商为整车物料的供应商。该微信群已经组建超过5个月。

多家供应商都对《财经》记者表示,2016年3月格力提出收购银隆至2016年11月收购中止期间,银隆根本不存在货款拖欠。2016年底格力退出收购之后,银隆开始涌现回款不及时的情况。

在这期间,很多供应商的采购合同是与珠海格力电器股份公司或珠海格力智能设备公司签订,但设备是供应给银隆。《财经》记者取得的一份包括供应商、格力、珠海广通的三方协定信息显示,珠海广通(甲方)与珠海格力(乙方)签订了《委托采购合同》,广通委托格力代为洽购物料跟装备,广通与格力签订了相干买卖合同,最快开奖网站m233kjcom,格力再与供应商签署交易合同。《财经》记者获悉,从2016年4月起,格力便已派商务组入驻银隆,参加采购、财务等环节。

但2016年11月,新的收购方案未获银隆股东会通过,交易中断。收购未果之后,格力也从相关交易抽身退出,上述三方协议信息显示,2016年底之后,原格力采购但尚未支付给供应商的货款转由广通来负责。

此外,只管格力介入期间货款支付较为及时,但也广泛存在以货抵款的景象。以思齐为例,一笔总金额约为134万元的合同中,终极部分货款是以40台格力手机、每台价值3599元的情势来支付的,总金额为143960元,而合同中约定的付款方法为现汇支付。据《财经》记者了解,这并非个例。

不过,由于多家供应商仍与银隆有业务往来,因此依然盼望可能至少先追回一部分欠款,不到万不得已,不乐意走到上诉这一步。而对思齐这样的已经不再持续与银隆做生意的小供应商来说,不得不提起上诉。

银隆称货款纠纷仅为个案

针对上述供应商反映的情况,银隆给出的说法截然不同。

银隆新能源股份公司总裁孙国华回应《财经》记者称,与珠海思齐确切存在敷衍款的问题,但思齐之前供应的产品一是存在产品质量问题,须要通过会谈给出一个说法;二是存在侵权问题,已经通过公安部门立案。基于这两个情况,当初扣了一部分思齐的货款。

银隆新能源主管财务的副总裁李志亦向《财经》记者表示,思齐仿冒银隆的产品,并存在质量问题,与银隆在质量索赔、退货方面存在纠纷。

针对产品德量问题,思齐总经理李文红表示,银隆在收货之后并未提出有质量问题,在思齐提出诉讼后,银隆才开端提出各种品质问题,这是银隆迁延付款的手腕。李文红举例称,在珠海经营的公交车,湖心路口、海虹、前山、神前等约10个充电站都由思齐提供,目前都在畸形运营。

银隆所指的侵权问题,思齐副总经理束磊说明称,思齐同时给多家企业供应充电柜,在供应给银隆的充电柜产品中,内部的充电模块会印上银隆的商标,供应给其他厂家的产品则会印上思齐自己的商标。而此前有两台充电柜在发货时曾呈现毛病,发往广州其他客户的充电柜内部装上了印有银隆商标的充电模块,因为从外部充电柜无奈辨识这一过错,思齐在发货一个多月后才由售后职员发明了这一问题,也已经进行擦除了银隆的商标。并且这两台充电柜合同价值仅为70万元。

思齐代办律师表示,截至1月16日,尚未收到对于侵权银隆的破案告诉。

而孙国华则对《财经》记者表示,侵权涉及的产品价值远不止70万元,目前正在落实核查情况。

就一审讯决所涉的合同,孙国华与李志都对《财经》记者表现,目前该案件已经进入二审流程,要等法院终审判决下来之后,依照裁决确认金额来结算货款,判决下来之前,不会支付货款。

针对其余供应商向《财经》记者反应的拖欠情况,孙国华对《财经》记者称,除了思齐一单,其他供应商只有产品质量不问题,都会定期支付货款。年底前可能存在资金缓和的情形,有个别晚了一些支付的,也会与供应商沟通。李志也表示,其他供应商基础都是按照账期来付款。

银隆资金链是否懦弱

公开信息显示,自董明珠大举投资银隆一年多来,银隆的范围疾速扩张,新发布项目标投资总额高达700亿元左右。

2016年12月,银隆成都新能源产业园项目动工,总投资100亿元;2017年1月,兰州银隆新能源产业园项目签约,前两期规划投资25亿元;2017年2月,银隆与天津市政府签署配合框架协议,建设新能源电池与汽车产业基地,一期投资70亿元;2017年5月,银隆新能源南京基地开工,拟投资100亿元;2017年7月,银隆与攀枝花签订协议,布局新能源、新资料基地,项目投资不低于50亿元,同月,银隆收购南京客车制作厂框架协议签约完成;2017年8月,银隆宣布在珠海建设新能源产业园及全国总部,总投资195亿元,同月,银隆与洛阳签署协作协议,银隆将在洛阳新能源产业园,总投资150亿元。

另一方面,为满意2016年底新的国家补贴尺度,汽车与电池厂商从新调剂生产和研发方案,电动客车销量在2017年初阅历了断崖式下跌,至下半年刚才逐渐恢复,因此市场增速较前两年大幅度放缓。2016年,银隆电动客车销量超过5千辆,银隆曾提出2017年销售超过3万辆的目的。但银隆副总裁李志对《财经》记者表示,2017年销售订单靠近7千辆,实现了两位数增长。

此外,此前银隆宣扬的市场营销模式为融资租赁模式,曾提出“0元购车,10年租赁;的口号。而电动客车市场通行的做法是支付全款,因此,亦有供应商担忧银隆的租赁模式是否会产生负面影响,无法在短期内发生足够的现金流支持运营。

对此,李志对《财经》记者回应称,目前银隆大部分客户是大型公交团体,客户质量比较好,银隆的贸易模式也有了很大变更,此前的租赁模式已经基本不再继承,目前更增强调资金的回流。普通情况下,预支30%货款,交货之后支付60%。现在交付的成都、珠海等客户,都是支付全款。

在2016年底引入董明珠、王健林等新的投资者之后,公然信息显示,2017年5月,中信银行广州分行曾经给予珠海银隆276亿元授信额度,为珠海银隆经营各阶段制订了融资服务计划,并供给名目融资贷款,以解决产能扩大的资金压力。

针对供应商关怀的现金流问题,李志亦对《财经》记者做了回应。2017年,银隆的销售订单大约85亿元,增加放缓,但2018年已经大幅好转,一季度打算交车两千多台。

针对外界对银隆扩张太快带来资金压力的担心,李志表示,目前压力并不大,一是各个处所投资时,土地款政府是零定价,付款之后会再返还;二是财务本钱方面,固定资产投资能够逐年摊销;三是建设周期方面,项目前期个别都是代付建设,建完移交之后再付款,预计今年才会进入付款顶峰期;此外,银行也有专门的项目贷款来支付资金。

李志表示,2017年,银隆总的销售回款大约是80亿。其中有十几亿是当年订单的销售回款,数十亿是2016年订单的回款,还有十几个亿是2015年的国度补助资金。

不外因为多个基地同时在建,并且新的国补资金还未到账等起因,李志也否认,2017年总的资金流出是高于资金流入的,差额大概为40多亿。但李志表示,银隆的银行存款还有数十亿元,其中能随时应用的自有资金有十多少亿元,公司资金链不存在问题。亦有银隆股东对《财经》记者弥补,账面现金之外,银隆还有很大的贷款额度尚未使用。

相关的主题文章: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